• 黄 色
  • 红色
  • 蓝色
  • 灰色
  • 绿色
  • 粉色
半岛广播:
半岛热线欢迎您!
半岛热线 > 新闻 > 正文

新时代中国画创新创造的“千里马” ------记《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2019版)入编者袁竹

2020-02-06 18:33
字号:T|T

2020年,他注定要被历史浓墨重彩地写上一笔:他的作品不仅入选中央美术学院2019年修订版书画教育权威教材《百年·中华美术教育年鉴》,和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高等教育教材修订版《中国美术史》,供全国八大美术院校学生教学参考;还被中国文艺出版社出版《中国美术年鉴》(1949——2019)收录,并选登为封面封底,面向全球公开发行,更值得引以为豪的是登上了经国务院办公厅确认、新闻出版总署批准的中国唯一综合性国家年鉴———新华出版社、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社编辑出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2019版),《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2019版)于近日正式出版,以中、英文两种版本在北京和香港同时向国内各省市及海外100多个国家和地区公开发行。

岁末年初,捷报频传,他继应《人民美术》双月刊杂志编辑委员会邀请,其独创的6幅美术作品第5次登上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主管、全国美术类核心期刊《人民美术》杂志(2019年12月刊)之后,又接受新华出版社、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的邀请,其3副经典作品入选经国务院办公厅确认、新闻出版总署批准的中国唯一综合性国家年鉴———《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2019版),载入史册。这是逍遥派画继获国家版权局颁发作品登记证书和作品版权作为资产包之一组成创艺星球(代码860099)于2019年10月30日在香港国际知识产权交易中心挂牌上市成功后获得的又一重量级荣誉。此次入选,是对逍遥派画的肯定和认可,同时也是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精粹国画创新创造不断进步的标志。

早在几年前,欣赏过他作品的,有的称他是东方的“毕加索”、“梵高”,也有的说他是中国未来国画界的“达芬奇”,还有的叫他是当代的“石涛”、“唐伯虎”……

他的作品自2015起已连续五年荣登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社主管、全国美术类中最具专业性、学术性、权威性的核心期刊之一《人民美术》杂志;

他的作品先后在美国纽约丶徳州、俄罗斯圣彼得堡和北京、深圳、成都等地展出,并入编《新中国当代书画史》、《百年经典·中国近当代书画名家选集》、《书画百年领军人物》、《中国书画四十年》、九州出版社《经典传承》和中国文联出版社《致敬经典·中国书画传承代表人物》等60余部书画史籍,还入选一带一路·传世国瓷工程,制作成国礼……

他究竟是谁呢?

他就是天府之国四川省德阳市罗江区的,一个普普通通的生肖属马的艺术家袁竹。

逍遥派画创始人袁竹2018年1月参加中国教育电视台“2018泼墨中华情•大型书画联欢晚会”,现场登台作画,并接受专访。晚会实况在2018年春节期间由中国教育电视台1、2、3、4频道播出。

逍遥派画创始人袁竹阅读《中西文明的对照》

袁竹是国礼艺术大师、逍遥派画创始人、著名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 cctv电视人物、中国教育电视台《水墨丹青》书画院会员、中国新长城艺术家、金盾出版社《中国书画艺术典藏》编委顾问、中国文史出版社《艺术中华》编委顾问,中企联投信息科技研究院艺术顾问。

近年来,袁竹坚持“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的创作方向,对山水画创作进行新的尝试丶新的探索,用国际视野来发展国画,在继承的基础上进行创新,创造,他提出新时代国画要走创新化、现代化、国际化、未来化之路的理念,并不断寻找山水画创作的突破口,经过多年的实践,新创独树一帜的“豹纹斑”、“牛毛纹”山水皴法,己取得可喜成绩,作品先后在美国纽约丶俄罗斯圣彼得堡和北京等地展出,并入编世界知识出版社《新中国当代书画史》、黑龙江美术出版社《百年经典·中国近当代书画名家选集》、金盾出版社《书画百年领军人物》、《2015年华人美术年鉴》《中国书画艺术典藏》、红旗出版社《中国书画四十年》、九州出版社《经典传承》《中国梦·翰墨情》和中国文联出版社《开拓新征程·实现复兴梦》《致敬经典·中国书画传承代表人物》等50余部画集文献,还入选一带一路·传世国瓷工程,制作成国礼,出版:《中国书画百家精品集(袁竹卷)》《中国当代书画名家袁竹邮册》《中国传世名家名作专题邮册(袁竹)》2016年1月,作品《秋韵》入选中国八达岭新长城中国文化榜,镌刻成长城壁画向海内外游客永久展示 ;2015年12月,作品《长寿图》《山洪》在北京解放军总政治部培训基地,参加《国家名片》当代艺术大家邮册首发式交流展, 2016年4月,作品《山村》《荷》《晨雾》参展美国纽约2016.世界艺术博览会,其中《山村》获国际优秀奖;2016年5月28日至6月1日在中国国家画院.国展美术中心举办“传承与经典---袁竹国画作品展”; 2016年12月,作品《天游》《山村》在世界著名的四大美术院校之一的列宾美术学院展出;2017年3月,作品《大月亮》《残荷》参加全国人大会议中心举办的“盛世焦点—特邀书画名家献礼全国两会优秀作品联展” ; 2017年4月,参加北京保利国际会展中心《中国当代艺术大家邀请展》;2018年1月,作品《逍遥天下》在北京保利国际会展中心举办的 “中国梦文化梦名家名作全国(巡回)展”;

2018年1月,参加中国教育电视台“2018泼墨中华情•大型书画联欢晚会”,现场登台作画,并接受专访。晚会实况在2018年春节期间由中国教育电视台1、2、3、4频道播出。

《人民美术》《人民代表报》《企业家日报》《消费時报》《中国画风》《人民网》《新华网》《中国网》《中国军网》《凤凰网》等200余家国家、省、市主流媒体新闻报道,《360百科》《搜狗百科》《互动百科》收录有词条。

逍遥派画创始人袁竹2016年5月28日至6月1日在中国国家画院.国展美术中心举办“传承与经典---袁竹国画作品展”

逍遥派画透纸背

逍遥派,以讲究闲雅清隽,出神入化,画法飘逸,用笔趣味质朴而在画坛江湖中得名。自古才子多逍遥,天为朋兮地为邻,心无寂寥。“逍遥派”画创始人袁竹外寻梵高、毕加索,中看徐渭、齐白石等大师,自学中西文化,寄情山水任逍遥。

袁竹自幼酷爱文学艺术,世界艺术大师、古代艺术大师及现当代大师等皆为他的“悟”师,仿中学西,借古开今,洋为中用,道法自然。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冥思忽而灵犀至,不践古人,自出新意。喜好山水、花鸟、人物的他,尤擅山水,笔酣墨饱,力健有锋,作品水墨淋漓,气息淡远,洋溢着自然界生机勃勃的气息。

袁竹的绘画作品,有童趣,有拙气,有灵气,平淡天真,能给人明朗、清新、简练、生机勃勃之感;他的画,中西融合,既植根传统,师法造化,又有探索创新,不仅有鲜明的民族特色,也极富时代特点;他的画是诗,简练概括,含蓄、简而不寡,大而不空;他的画是歌,高歌繁荣富强的时代风貌,谱写了乡土人情的生活气息,他的画是写出来的,书画交融,笔笔力透纸背,古拙朴实,苍劲浑厚,书气通篇,开一代“逍遥派”风格。

有人说:“逍遥派”画风,将影响中国绘画风格走向。这是一种别出心裁的创造,自我精神的遨游,信手拈来,笔墨天真烂漫。冲破绘画教条的袁竹,没有固定连续的主意,无论画面激昂或狂躁,他永远忠于——自由。热衷尝试新鲜的画法,探索事物最初的生机和灵气。书画本以写意、乐心、宜游为主,自由本为精神之境,笔墨间挥毫,讲求绘画的真趣,乃人生一大乐事。袁竹十分赞同石涛的“搜尽奇峰打草稿”和齐白石的“画在似与不似之间为妙,太似为媚俗,不似为欺世”等观点。在实践采风融入自然和抽象艺术中找到自己的风格,绘画不能仅靠秃笔如山的苦练,还要有脱离世俗的格调。受西方绘画的影响画面有强烈的设色。明快的色彩在气质上更能表现激情,不顾体积、明暗,用单纯的颜色和线条表现画面,使绘画回到了本质,又恢复了它原本的力量,单纯又有表现力。

逍遥派画创始人袁竹作品

逍遥派画创始人袁竹作品

逍遥派画创始人袁竹作品

勤劳感悟撷新风

和众多艺术家相通,袁竹绘画艺术之路没有捷径,他认为,活到老,学到老,画到老,也要学到老,画无止境,他给自己制定了6个字的约定:勤奋、坚持、悟性……

功夫在画外,袁竹在文学、哲学、美学等领域都有着很深的造诣,对小说、诗歌等情有独钟,许多时候他的创作灵感都来自于阅读和欣赏,读诗使他对画的意境营造信手拈来,诗中有画,画从诗来,创造出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

他的画重表现,重拟人化、重象征,重暗喻,是抽象、象征、表现主义和大写意风格等的结合,画作富哲理,既重形象,又重物理物性,做到了承古人之精粹,撷今人之新法,参与自己的智慧和才华,拼博不息,深得笔墨之情趣,形成了自己个性鲜明的新画风。

袁竹认为:古希腊艺术在古风时期是造型艺术的形成期,在这个时期,东方文化通过贸易交往对希腊艺术产生了影响,而希腊艺术又通过吸收东方文化之长和逐步摆脱东方文化的影响而形成自己的风格。后来,西方自印象派始就是在放弃以往固有的程式化的模式,扬长避短,大胆借鉴东方艺术,比如凡高、马蒂斯、毕加索、米罗等艺术大师都借鉴了东方文化的一些原素而发展起来,极大地增强了创造力,并孕育了现代艺术。为西方艺术立起了一座又一座高峰。而中国书画早在宋代就高峰耸立了,宋代的写实巅峰之后,中国画开始向现代艺术跨越式发展。中国印象派早于西方印象派600年,中国表现主义早于西方表现主义200年,中国艺术一直领先西方几百年。这几百年来,西方艺术一直在学习中国艺术,西方艺术思想一直在向东方艺术思想靠拢。中国哲学的核心是禅宗,中国艺术的核心是书法,书法和禅宗都是起源于中国,影响于世界。中国的禅宗和书法极大地影响了世界艺术的发展。也可以说,中国书法和禅宗主导了20世纪世界艺术的进程。

文化是全部历史之整体。须在历史之整全体内来寻求历史之大进程。中华文化延续数千年以至今天,由其演进之总全程,包括一切方面,而来研究其会通合一之意义与价值者,乃是所谓文化。文化演进,总是呈波浪式的,有起有落。对一个民族文化传统之评价,不能单就眼前所见作评判的定律。应懂得会通历史全部过程,回头从远处看,向前亦往远处看,才能有所见。不少人对传统文化知之甚少,或懂一点皮毛,只知模拟古人之躯壳与声貌,却未得古人之神髓。文化交流,先须自有主宰。文化革新,也须定有步骤。当知文化与人生,莫不由人的心智血汗栽培构造而成。发扬自己文化传统,正可对将来世界文化贡献。路在前面,要人开,要人行。不开不行,便见前面无路。失却自信,便真可悲观。“欲人勿疑,必先自信”。必须要先把自信心树立起。只有对自己的文化有坚定的信心,才能获得坚持坚守的从容,鼓起奋发进取的勇气,焕发创新创造的活力。文化立世,文化兴邦。我们一定要有文化自信。现在,中西方文化经过一个世纪的碰撞,犹如两条大河交汇,己形成一个巨大的旋涡,最终,在全球化的格局中谁又成主流?我们要有主体意识,用世界视野去传承,并独创我们的“中国书画”。

先哲说:大道至简,万法归宗。自然大道,就是东西方文明深层的交汇点,就是人类共同的终极的信仰。不论是东方,还是西方,人类的文明最终要在这里交汇……国家把生态文明作为国家战略,建设美丽中国,我从事国画创作也顺应时代的要求,在继承优秀传统文化的同时,进行了一些探索和创新,在山水画方面尝试另辟蹊径,返璞归真,回归自然,和大家一样在努力去为人们搭建生态文明平台,呼唤人们走上自然大道……我们要不断拓展文化视野、不断增强文化自信,首先要弄懂我们自己的文化,也要了解一些世界的文化,当前尤其要挖掘优秀的传统文化,充分发挥历史文化遗址,和古今文化名人效应,多推出主题文化旅游项目、产品,要把国际友人吸引来,并留得住,让游客有看点,吃得香,住得舒服,并能欣赏和品味历史文化遗迹和当代艺术,留下美好印象,同时,我们大家还要爱交流、善沟通,才能更好的推动把人吸进来,并把我们的文化走出去,走向世界。

袁竹说: 我创作的逍遥派画主要以山水为主,有时也创作一些花鸟作品,人物偶尔有那么几副。

题材较广,有神话传说系列丶长江糸列,绿水青山系列。近两年主要创作的是反映生态建设、讴歌美丽中国方面的作品。要帮助人们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增强环保意识。

要看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

生命的价值,在于修炼,在于探索,在于创造。我创作 “逍遥派”写意抽象画关键在于准确把握“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的含义,能正确面对继承与创新、传承与发展的问题,牢牢把握国画的精髓,处理好变与不变的关系,学习借鉴传统和他族的艺术之长,尤其重要的是艺随时代、艺随个人。

我将我的作品扎根于人类文化,尤其是中华优秀文化土壤之中,与传统国画一脉相承,有继承,又有发展,在新时代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方面进行了有益的探索,不仅己摆脱以往的程式,且新创“豹纹斑” “牛毛纹”皴法,逐渐改变用像不像来判断一件艺术作品的好坏的习惯思维,养成探寻画面内在的意义,逐步提高审美的判断力。我要将我的作品力争创作成一种既重视现实,又超越现实的艺术,既传承原始的丶朴素的、浑沌的“天人合一”,又充分揭示人的自由本质、以追求自由为人生最高目标的艺术。

我的“逍遥派”画十分重视现实,但远非安于现实,而是与改造现实的理想紧密结合在一起的。

在较长的一段时期以来,人们过多地忙碌于现实利益和日常生活琐事,绝大部分心思用于逐利,过分追求物质。因而,只有少许的有自由心情去理会那较高的内心生活,和较纯洁的精神活动。近几年,随着国家的倡导,歩入小康的人们开始倾向于精神追求。科学、自由合理地精神世界将会逐渐兴盛起来。

艺术将会在新时代让人的心灵超脱过于急功近利的日常兴趣,而虚心接受那真的、永恒的和神圣的事物,并以虚心接受的态度去观察并把握那最高的东西。

所以针对当前这种现状,因势利导,我的“逍遥派”画既面对现实,又超越现实,“超越”不是抛弃,而是既包含又高出之意。

生活之美,与艺术化的生活密不可分。艺术家通过对生活的体验、感悟、提炼、加工,用艺术的形式再现美好生活,如音乐里的高山流水,舞蹈中的湖中天鹅,绘画里的璀璨星空,电影中的悲欢离合。艺术通过不同载体与形式触动我们,让我们在平淡生活中,思考生活本质和对美好事物的想象与希望。如今,艺术的生活逐渐成为一种思维方式,一种生活理念。艺术如何与更广阔的公共领域和商业空间发生关联,与生活环境相互渗透、映衬、激发,让艺术之美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带动艺术的社会化普及传播,是艺术家们一直探索的方向。我也在朝这个方向努力。

袁竹生于蜀长于蜀,雄险秀奇的山河气象,是学习中国山水画的无上范本,对传统文化的崇尚,不随潮流左右醉心于绘事之中,促进他的画作达到了比较高的境界。他的山水画不做秀弱之笔。他明白古人说“山水忌织巧”的道理,因此他的画面雄奇、秀丽,清新。有如他在自己作品中提画题的诗句“蜀山秀水润奇材”或是“日出唤醒大地”之类的激情或万壑奔流,空蒙变幻之美,其画意与诗境相契合。在他的作品里,有魏晋南北朝山水画生根发芽时,东晋顾恺之、南朝宗炳、王微的画面影子;有隋唐山水画发展成熟时期,随朝展子虔,唐朝李思训、李昭道父子和王维的笔墨遗迹;有五代、两宋时期范宽、董源、苏轼之气;有元、明清如倪瓒、石涛、八大等人的审美表现,还有近现代齐白石、傅抱石、陈子庄等大家的艺术格调,也有西方印象派莫奈、后印象派凡高、立体派毕加索、超现实主义夏加尔、米罗等世界大师的一些元素。

他的作品己摆脱传统的成法而回到从大自然所得的教训----单纯与素朴上去,其画面有原始绘画的纯正,有生命的自由、有儒释道之境界,是发自内心的真情流露,具有单纯而严肃的美,这种美与其他的美一样,是一种和谐;是艺术的内容与外形的和谐,是传统的天真可爱,与画家的无猜及朴素的和谐,是情操与姿势及动作的和谐,是艺术品与真理的和谐,是构图、写生与合乎山水画的宽大手法及取材的严肃的和谐。

袁竹说:我的绘画犹如孙悟空和他的师徙取经一样,经历的艰难辛苦,和别人的冷嘈热讽,个中滋味只有自己知道。但不管怎样?自己既然作了选择就一路走下去,我在《艺术家的呐喊》一文中就谈了:在顺其自然中努力,在努力中顺其自然,翻过高山就是平原,永筑艺术之路,勇攀艺术高峰。搞艺术一定要志存高远,就要有“望尽天涯路”的追求,耐得住“昨夜西风凋碧树”的清冷和“独上高楼”的寂寞,即便是“衣带渐宽”也“终不悔”,即便是“人憔悴”也心甘情愿,最后达到“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领悟。我们要不忘记初心,不失去定力,做时代风气的先觉者、先行者、先倡者,首先要有好的艺术理念,有了好的艺术理念,就能确定目标,付诸行动。

人类艺术的未来是物质与精神的融合。西方艺术的核心是分析物质的技术,中国艺术的核心是分析精神的技术。而人类文明的核心是精神与物质之间的关系,也就是说在人类文明的内核中,精神和物质是不能分割的。西方艺术的核心,可以用简单的数学和几何来描述,而中国艺术的核心,则只能用异常复杂的数学和几何来描述。 在古希腊时代,西方文明和东方文明的发展都是一致的,其核心都是寻求精神与物质之间的关系,寻求精神和物质的一体和融合。之后才分割为西方文明和东方文明,西方文明专注与分析物质,而东方文明专注于分析精神。 回顾西方现代艺术和后现代艺术的过程,其本质就是一个东方化的过程,西方现代艺术在外在形式层面向东方艺术形式靠拢,西方后现代艺术在思想层面向东方艺术思想靠拢。以抽象艺术的发展进程来说明这个问题。 抽象艺术,是研究物质最合理和最科学的存在状态和存在方式的视觉科学,也是研究物质最合理和最科学的运动状态和运动方式的视觉科学。但抽象并不是简单的几何学。 未来的抽象艺术,是精神与物质的连接器,这是人类文明的核心,它不是现在的欧美艺术家的智力所能够解决的。 人类艺术的进程历史发展证明,西方艺术正在向东方艺术靠拢,人类艺术的未来一样是在东方。 我认为:人类未来的艺术,不仅是物质的,也不仅是精神的,他应该是物质和精神的完美融合,也就是用东西方艺术之长,弃之糟粕,抽象画是一种很好的表现形式,它不仅是民族的,也是世界的。我的画,既象征又写意,是物质和精神的完美融合,更是自然生态的。虽然,在国内,目前只有极少数人可读,可悟,可懂,但没什么?我的画,主要是为本世纪后期和二十二世纪,乃至后几个世纪,中国文化走向世界,汤因比预言实现的时候,我给全世界准备的贺礼,未来,我的画将成稀世之宝。

古往今来,中华民族之所以在世界有地位、有影响,不是靠穷兵黩武,不是靠对外扩张,而是靠中华文化的强大感召力和吸引力。我们的先人早就认识到“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的道理。阐释中华民族禀赋、中华民族特点、中华民族精神,以德服人、以文化人是其中很重要的一个方面。

从现在开始,包括整个21世纪,乃至下一个世纪,我们都要承担这样一个责任,为中国文化走向世界勇当一个敢作敢为的布道者。

逍遥派画创始人袁竹作品

逍遥派画创始人袁竹作品

厚积薄发绩斐然

在袁竹看来,艺术家作为人,不管是单位人,还是社会人,为人做事都要讲法度,要循规蹈矩,才能有好的社会秩序,才能形成和谐的创作氛围。但作为艺术家搞创作,切忌照搬照套,要在继承中发扬,敢于破旧立新,古为今用,大胆探索;敢于借鉴,洋为中用,大胆创新,突出自我,彰扬自我,要有独特的个性,要体现自我风格。

一代通儒钱穆曾说:文化本是由人创造的,文化要人继续不断地精进日前永远去创造。

为什么要把自己的画命名为“逍遥派画”?袁竹觉得:新时代需要新艺术。我将自己的画取名逍遥派画,是源于中国优秀传统文化,是不忘本来的具体体现。

一个民族必有其人人必读之书。《论语》《孟子》为二千年来必读书。《老子》《庄子》也是人人必读书,尤其是从事艺术之人更应必读之书。因为儒、道两家已有二千年历史,对中国影响最深最久。

中国之道理,万变不离其宗。均在这四本书中……

自魏晋始,老庄之道乃中国艺术精神。

《庄子》有三十三篇,开篇为逍遥游。逍遥游者,东晋僧支遁曰:“明至人之心也”。此即讲庄子之心境。

袁竹说:

“不忘本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是我创作一以贯之坚持的原则和方向。对中国传统书画,我一直都很敬仰。但不是盲目地祟拜。而是辨证地看待,汲取精华,弃去糟粕。黑格尔曾说:辨证的否定性是创新的源泉和动力。他认为克服对立以达到统一即自由之境的动力是否定性。这种否定性不是简单抛弃、消灭对立面和旧事物,而是保持又超越对立面和旧事物。这种否定是创新的源泉和动力,是精神性自我前进的灵魂。没有否定性,就没有前进的动力,就不能实现人的自由本质。弘扬中国传统书画,我们就应该用黑格尔辨证哲学中的否定性观点来指导继承与发展、传承与创新。辨证法“喜新”,但并不“厌旧”,它所强调的是在旧的基础上对旧事物进行改造、提高,从而获得前进。中国书画要振兴、前进、要走向世界,就得讲辨证哲学,就得有“否定性”的动力。我就用这个辨证观点来指导我的创作。

保守留下了秩序,丢掉了创造。这两年,我边从事艺术创作,边静下心来读书,并从学术角度进行理论思考,我想,不能做一个艺术的啃老族,只守着前人留下的丰富文化遗产,吃老本不思进取。必须摆脱保守的阴影,赋予新的创造活力,致力于中国画在传承基础上的创新和中国画走向世界的探讨,我提出了用世界视野去传承并独创中国画,探索中国画创新化、现代化、国际化、未来化,并将观点、看法象散落的珍珠一颗颗穿连起来一样,撰写成一篇篇体会文章,并在媒体上发表,和大家交流,产生了很好的社会影响。其目的是深化继承与发展;传承与创新的思想理论认识,为使国画这门充满活力的艺术,不仅进入更高阶段,而且走向世界。我将尽最大努力,开拓新的创作领域,挖掘新的创作手法和艺术语言技法,履行一位当代艺术家肩负的人民和历史所赋予的责任和使命,点燃新时代的火焰,吹响新时代走向自然,回归自然,建设生态文明,讴歌美丽中国,记录新时代风貌的号角,始终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努力创造出更多具有强大精神感召力,无愧于人民,无愧于历史的艺术精品。

逍遥派画创始人袁竹作品 自2015起已连续五年荣登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社主管、全国美术类中最具专业性、学术性、权威性的核心期刊之一《人民美术》杂志;

逍遥派画创始人袁竹作品

经四十余年的积聚,近年來厚积薄发,先后创作出《荷》《高山人家》《山村》等500余幅优秀作品,其中多幅作品参展或被全国多地藏家收藏。2015年3月,由中国文化出版社出版首部个人画集《中国书画百家精品集(袁竹卷)》。他的艺术简历和经典作品入编《艺术巅峰.当代国画大家》、《经典传承》、《中国梦.翰墨情》、《艺术品投资参考》、《盛世国艺》、《2015华人美术年鉴》、《中国书画艺术典藏》、《中华艺魂》、《画坛之巅.国画卷》《翰墨天下.当代艺坛六大家》、《中国画魂》、《中国书画大宗师》、《艺术大百科.书画卷》、《当代书画纪实》《红色中国.经典艺术》、《创新中国人物志》《新中国当代书画史》、《走进当代艺坛巨匠》《画坛泰斗.四大领军人物》、《百年中国书画史(1840—2015)》《亚欧书画.世界书画大百科》等60余部画集(文献)。作品《山村》《荷》《晨雾》被世界华人艺术精品大展组织委员会推荐,参展2016年4月14—17日在美国纽约举办的2016.世界艺术博览会,其中国画《山村》在美国纽约曼哈顿举办的2016“丝绸之路-----中国艺术名家全球巡展” 纽约国际艺术博览会展览评选中,荣获国际优秀奖,2016年5月28日至6月1日在中国国家画院.国展美术中心举办“传承与经典---袁竹国画作品展”,2016年12月, 他还参与“睦邻友好”谱友谊之歌——中俄艺术家友好交流周”活动,作品《天游》《山村》在世界著名的四大美术学院之一俄罗斯圣彼得堡列宾美术学院博物馆展出。

袁竹作品入选 《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1945---2015) 》《中国传世名家名作大型邮册工程》《向人民汇报.当代艺术大家四人典藏册》等三套限量版珍藏邮册,印制成中华宝鼎邮票、电话卡、明信片,共收录作品38幅,出版〈中国当代书画名家袁竹>《中国传世名家袁竹》《向人民汇报.当代艺术大家四人典藏册》经国家邮政主管部门批准面向全国公开发行。外交部《世界知识画报》推荐其为中华文化大使,谓之:袁竹翰墨,艺术之巅,走向世界的艺术大师。

近年来,他先后荣获“德艺双馨艺术家” “中华文化名人” “全国百位优秀人民书画家” “中国长城文化奖” “中美文化交流使者”等荣誉称号。2017年9月,他被中国文联主管中国中外名人文化研究会(民政部登记注册)授予“国礼艺术大师”荣誉称号;2017年11月,获得安徽出版集团《市场星报》《安徽画报》颁发艺术中国第一季品牌价值书画家创艺奖奖杯。

在外界看来,袁竹不仅为人正直,生活俭朴、待人处事溫和有度、极富同情心、具有高度的社会责任感,而且在艺术领域成绩斐然。袁竹不仅擅长书画,还是知名的鉴赏人士,擅长书画鉴赏,应邀参加过中央电视台《寻宝》专题节目,其鉴赏的艺术品分别在cctv-1、cctv-2、四川电视台和德阳电视台等知名媒体播出。

逍遥派画创始人袁竹应邀参加过中央电视台《寻宝》专题节目,其鉴赏的艺术品分别在cctv-1、cctv-2播出。

著名评论家陈传席认为,一个画家能进入画史,大约必须符合以下四条:一、功力,二、独创,三、审美,四、社会影响。

目前,袁竹的作品已入编多部部书画史:

一是2016年10月世界知识出版社《新中国当代书画史.走向世界的艺术大家》

二是2017年10月黑龙江美术出版社《百年经典·中国近当代书画名家选集》

三是2017年11月红旗出版社《中国书画四十年》

四是2019年1月中国文联出版社《致敬经典·中国书画传承代表人物》

五是2019年10月中国文艺出版社出版《中国当代书画名家大辞典》(1949——2019)

六是2019年12月中央美术学院2019年修订版书画教育权威教材《百年·中华美术教育年鉴》

七是2020年清华大学出版社出版高等教育教材修订版《中国美术史》

八是2020年中国文艺出版社出版《中国美术年鉴》(1949——2019),并选登为封面封底

九是2020年经国务院办公厅确认、新闻出版总署批准的中国唯一综合性国家年鉴———新华出版社、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社编辑出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年鉴》(2019版)。

逍遥派画创始人袁竹作品入编世界知识出版社《新中国当代书画史.走向世界的艺术大家》

逍遥派画创始人袁竹作品入编黑龙江美术出版社《百年经典·中国近当代书画

逍遥派画创始人袁竹作品入编红旗出版社《中国书画四十年》

纵观中国美术史,每个重要的时代几乎都是以大师们的名字以及经典作品作为历史标记的,一部中国美术史就是经典作品和大师们的历史。从根本上讲,美术史只选择大师与经典作品是因为美术历史本来就是他们创造出来的。是他们天才的创造改变并推动了中国美术的历史进程。

经典书画往往具有原创性与独特性、权威性与代表性、开放性与超越性的显著特征。其作品一旦成为经典性的书画,则不仅代表了书画家独特的风格特征,同时代表了那个时代具有影响力和权威性的作品,往往成为超越时间、空间限制的开放性作品而流传千古。经典作品的贡献在于创造了一种不可替代和不可重复的新的视觉样式或形式技巧,从而不断刷新和形成新的历史和新的传统。

逍遥派画创始人袁竹的作品感觉就象一撮清泉,滋润人的心田;又犹如一袭春风,醒悟人的脑海。袁竹的画作值得回味,其笔势流畅、画风质朴、气势磅礴、内涵底蕴极其丰富。他的画是画中有画、画里作章、画藏玄机。墨色的浓淡变化、线条的力度、意境的深浅,无不在表达画家的思想。他用真情传达真、善、美。先生对生活的向往和追求都在画作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表达。细腻之处尽见笔端,作品令人叹为观止,慨叹万千。先生为人质朴,其外表看似漠然,内心却很狂热,他将一腔热情悉数倾注于作品之中。

艺术家袁竹算一个艺术卧人,过去二三十年间一直不显山露水。他的作品虽然向外展示时间不长,才6个年头,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愈来愈受到广大人民群众,尢其是书画收藏爱好者、收藏家的重视,现在,投资家也开始关注了。对艺术家袁竹的作品,说好说歹的都有,但绝大部分都是认可和赞许。这种现象十分令人欣喜。佛家说:此人之肉,彼人之毒。好之者推尊之上天,宝若己身之肉,恶之者贬抑之入地,弃若害己之毒。这不过是人生世态之常情。最可怕的倒不是排斥、批评、甚至抵毁,而是冷漠。

俗话说:有千人欣赏一遍,不如被一人欣赏千遍。袁竹能让人说事,能让人争议,不管是好事,还是损事,至少有人在关注。艺术家袁竹是幸运的,袁竹的艺术更是幸运的。

江苏一位美术评论者说:两年前,我偶然读到逍遥派画家袁竹的作品,当时就有一种感觉:在华夏大地降生了一个文化精灵,这些作品来到我们中间,将在平静的湖面掀起涟漪,会令一部分人欣喜若狂;也将让一部分人恨之入骨。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成了欣喜若狂的那一部分人,一见到他的作品,一种非读不可的渴求油然而生。对袁竹的画从第一次偶然观看,到后来一直关注,几乎一发表幅幅必看。一晃就两年有余了。每次观其画作之后,就盼望能又读到他的新作。若歇上十天半月未见,总觉得缺了点什么,心里堵得慌。可以这么说,总体感觉袁竹的作品卓尔孤标,融汇中西,跨越古今,离套脱俗,为心灵之作,此乃真艺术也。他用本觉布局,用粗犷和抽象构架,用意境和灵感充实,大处显意,小处见实,带入感极强,呈自然,觉空灵,显逍遥,真感受世界的本来。欣赏袁竹的作品需要情怀、悟性丶佛性丶理解力和想象力。一有空我会穿越袁竹作品的空间。他的画确有独到之处,风格特异,汲取了其他画家的营养元素,重点用在小景处。让粗与细,大与小,实与虚,静与动很好地有机结合,点亮了欣赏者的眼睛,不会有一丝审美疲劳……我时闹时静,喜直透本质,我认为,袁竹是大师,不必谦虚,个人观点(凭知觉)未必正确,赏后交流,不讳直言:

迷眼远看袁竹画,抽象分解点象它。

逍遥自在墨中寻,愚者境界岂能达。

山东一位美术爱好者说:

如果没有格局和大爱的人是看不懂袁竹先生的画的!因为他把中西方文化融合在了一起,把传统文化与现代理念、未来之路融合在了一起,还把人文自然与宇宙规律融合在了一起!袁竹先生的画,超脱、自然、别具一格,更深层次赋予了每一幅作品生命和灵魂!我虽不是预言家,但今日可预言:将来国际画坛最具影响力的画家之一将是袁竹先生!

上海作家、诗人袁孟敇欣赏画后题诗赞道:

起点中华传统,包容世界风格,推陈出新独创,拔山盖世惊艳。

《人民美术》杂志主编王珂评价袁竹作品说:

我从事美术编辑工作十多年了,当第一眼看到袁竹的作品,令人耳目一新。作品中西融合,不仅有传统,

又有创新,富有时代特色,我认为高手在民间,民间出高手……

尹书贵先生对袁竹先生的画作给出了这样的评价:一般看不懂,看懂不一般。

袁先生饱学庄周,深谙儒学,国学功底深厚,又精于国画,巧于技法,智于创新,妙于立意,他所创作的作品,咋一看云里雾里,这是作品本身的深度使然,即“一般人看不懂”。认真品读先生的作品,耐人寻味、内涵极其丰富。对于同一幅作品,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各有所获。这就是大师级作品带来的启迪、教育、指引效果。然而,想要完全读懂袁竹大师作品,除认真琢磨外,还需具备审美、文化、阅历诸条件才行。此即“看懂不一般”。

“逍遥派画”的欣赏通常要经历如下三个过程:刚接触时如同少女第一次约会,初见面留下了表象美。由于看不懂,感觉一头雾水,让人想放弃又于心不忍,总想探个究竟之感油然而生。时间长了,欣赏多了,能看懂一两副作品,发现了“逍遥派”画的内涵美,就象恋上了心爱之人,有了依赖,不是对她坐等“不请自来”,而是总想主动去光顾,哪怕“三顾茅庐”。再后来,几乎幅幅能赏、能解其意,真是精灵古怪,鬼斧神功。恍然大悟,好象明白了什么,就象得了相思病,隔日不见仿如一世,坐卧不安,魂不守舍,一门心思盼望与其厮守。整个过程可概括为三重境界:看山是山,看水是水;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这种综合的高效本觉不好形容、不好言语,总让人觉得无法函概、可喻不可言,即抽象的感知。 抽象画的欣赏,本觉效应有几层,不同的人将因其自身的经历、修养、时间、心境不同,在自己的大脑中呈现出不同的景象。初者,首先感知到的是不稳定的空间层次,时清时涂,色彩显乱;再入,则是看到各层空间清晰画体(时动时静,是活的),此时的感觉象置身于纵横交错的多个三维立体中,各画体有穿插、扭曲、带入感;再进入,则需赏者静心入定,顺欲进入兴趣的实体空间。此时,理解力、想象力与画体互动,慢慢地变化呈现出观者想要看到的仙境,继而来到一个纯净的真觉世界。至此,观者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一切很静、很静,没有语言、没有声音、没有动态,好象触及到世界的本来。一切的一切,多彩而清晰,很柔美,很温融,象丝一样滑,象山泉一样甜甜的,象水一样软软的,象春晖微撒一样润润的、愉悦的……

艺术有预言,不可忽视,袁竹先生的“逍遥派”画以易经为轴心,将儒、释、道贯穿其中,还将神话、传说、寓言融为一体,极其难能可贵,非常了不起。先生把华夏的山山水水绘成了一幅幅灵山圣水,炎黄男儿成了大山一样的巨人,屹立于世界东方,故国女子婀娜多姿,外柔内秀,独有东方之韵。暗示什么、倡导什么、呼吁什么,画家的真情实感通通表达在绘画里面。画意“不说破”,让人去了解、去追求;画面布满“褝机”,给人一点暗示,更多的是“疑”,其用意不言而明,让人去想、去体会……

先生的佳作神品受到很多人称赞,同时,也引起了一些争议。这主要是因为每个人的观点不一样,以致人们的看法也就不一而同。先生的作品一般人看不懂,看懂的人不一般。再加之对逍遥派理解的人也各有不同,一部分人甚至以为逍遥派就是社会上游手好闲、好逸恶劳式的逍遥自在。事实上,袁竹先生才是名符其实的逍遥派——既继承优秀传统,有孔孟老庄之道,有魏晋玄学,有宋明理学心学之蕴意,又艺随时代、艺随个人,是纯自然、心灵纯正、纯洁、回归自然的逍遥派。

“逍遥派”画给予人们的是一种力量、一种影响、一种情怀、一种温暖、一种品味、一种传承,更是一种生活、一种快乐、一种享受、一种幸福……

袁竹先生的画作值得回味,其笔势流畅、画风质朴、气势磅礴、内涵底蕴极其丰富。先生对生活的向往和追求在画作中都得到了淋漓尽致的表达。细腻之处尽见笔端,作品令人叹为观止,慨叹万千。先生为人质朴,其外表看似漠然,内心却很狂热,他将一腔热情悉数倾注于作品之中。

袁竹先生的艺术之旅虽然孤寂,但丰富多彩,不仅是五颜六色的精彩,更是灵魂深处的精彩,他的画是画中有画、画里作章、画藏玄机。墨色的浓淡变化、线条的力度、意境的深浅,无不在表达画家的思想。他用真情传达真、善、美。有道是书画能洗涤人们的灵魂,让灵魂干净、纯洁、高尚。先生的画是中国的神品,不仅国人喜欢,也让外国友人迷恋其中……

绘画是一种视觉艺术,一看便知其全部的只能称作“画”,而不能称作艺术。一看观其形,再看才能知其意,多看才能悟其魂,这才是真正的艺术。这正是尹书贵先生对袁竹作品“一般看不懂,看懂不一般”评价的要意。

先生在艺术创作之路上也曾遇到过各种各样的困难和重重阻力,在“逍遥派”写意抽象画作品刚面世时,先生的作品已经摆脱了传统的成法,既不写实也不具象,归类应属于写意抽象的范畴,算是一个新面孔。让一些人感觉有点另类,很难接受。少数人走马观花看了一看,有人说先生画是儿童画;甚至说先生的画连三流画家的水平都不如;不少人连先生的作品都没看过,只是道听途说,就跟着起哄……当时几乎是倒彩声一遍,冷嘲热讽宛如突然袭来的一股寒流让人颤栗。

令人欣慰的是,还是有一部分人看懂了先生的作品,不但对先生的写意抽象画可读、可悟、可懂,对先生也十分友好,不仅认可他,还为他加油打气,鼓励他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让先生深刻感受到“千人欣赏一遍,不如一人欣赏了千遍”的知音之感。先生的作品在文化中心——北京却是另一番景象:首先,《人民日报》主管、主办的美术核心类期刊《人民美术》杂志给予了极大的热情,于2015年8月把初出茅庐的袁竹先生和著名画家喻继高、崔如琢一起编排在“本期关注”栏目介绍,并用四个整版发表了他的5幅作品。此举犹如冬天的一把火,瞬间让先生感受到了温暖。之后,这把火越来越旺,燃遍了大江南北。

如今,随着时间的推移,先生的艺术愈来愈受到广大人民群众,尢其是书画收藏爱好者、收藏家的重视,现已引起投资家的关注。虽然各界对先生的作品褒贬不一,但绝大部分都是认可和赞许。有人称他是东方的“毕加索”,也有人说他是中国未来国画界的“达芬奇”,还有人叫他当代“石涛”… …

袁先生挥笔泼墨数十年,历经几十年的磨砺,终于宝剑出鞘见功底,集众家之长于一身,聚华夏山水之灵气,将神州大地跃然纸上,铸成一幅又一幅的精品。真可谓腹有诗书气自华,妙手绘卷乐逍遥。他对自己的创作技法作了全面的归纳和总结,认为逍遥派画的创作必需具备如下三大要素:

首先,艺术家要有“既师古人,也师造化,还应艺随时代,更随个人”的先进创作理念。

其次,艺术家要有“胸怀祖国,放眼世界”的广阔视野。

最后,艺术家要有借鉴历史、洞察现实、预测未来的深厚功底。

逍遥派画创始人袁竹作品《天下和》在中央电视台星光大道演播大厅第十八届中国世纪大采风活动年度人物总结表彰大会暨CCTV电视人物颁奖盛典现场展示,并当场被与会的陕西省精英人物海静女士收藏

一个民族的强盛,总是以文化兴盛作为支撑。千年文明,绘画艺术经历了甲骨文、秀锦、纸张记载着璀璨夺目的历史,怀着对文化梦的发扬,袁竹总是默默耕耘,享受艺术本真的乐趣,面对别人的赞许,他总是虚心学习。

青冥倚天开,彩错疑画出。四川罗江钟灵毓秀,糅合中西方文化元素,使袁竹兴会神到,圆融自然,攀登中国写意山水新高度。

上一篇:世界第一人李伟将再创建世界第一转碗艺术文化馆
下一篇:没有了

网站首页 - 网站简介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合作伙伴 - 公益活动 - 服务条款 - 法律声明 - 网站帮助 - 网站地图 - 返回顶部
Copyright©2010-2020 半岛热线 All rights reserved.